鸋鴃

自清之地

雷安.落日.片断

试阅,逆了cp洁癖误入
依旧一句:拒绝谈人生

————————————————
养尊处优的老爷凝晶端坐在他的专属坐席上静静地望向黑夜之上的星空深处。一双渗进了些许翠绿的冰蓝色眼珠子煞是漂亮,十分透彻晶莹,就像他年轻时与流焱携同他们尽职尽责的铲屎的兼护卫的一起征服天下江山的时候一样炯炯有神,有如深谙世事精心谋划而胸怀大志的军师,而负责发号施令指挥千军万马,有称霸天下之野心的正是彼时年轻气盛的流焱。

正是回忆时,寒风冷不禁吹了过来,夜幕中的白色身影抖了一抖,打了个喷嚏。

正抱着一筐堆满快掉出来的白色衣服与被单经过的雷狮诧异地看了凝晶一眼,他放下衣筐,走到了阳台栏边,伸出手摸了摸白猫的脑袋一边念叨...

雷安

自清之地。

Saturday,26 August
时隔这么多年我第二次觉得我关注/混的圈子真乱。
第一次是在我患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综合什么焦虑症之前,第二次是现在,我就做一个passer by兼任吐槽担当无处吐槽这个难以说明的自我感觉。
当下,某国内圈,发生的事。
我尝试理清思路,发现这完全就是一件出于“自我正义”去强硬纠正客观现实的事件。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切都看起来似乎充满了各自的正义。
Justice,正义。
对于这个词,我的回答是:呵。
人类面具下的表情丰富多彩——这句话是我自己说的,也是我在不可自我控制的低迷区间得益于此而领悟到的。
至此,谁的正义谁对谁错,至于“正义”这个词语的完全确切范围定义也根本不存在...

奈菲奈.短篇.青鸟


#百合cp向,魔炮角色菲特.泰斯特罗莎.哈洛温x高町奈叶
#死亡向意识流
#背景世界观借《魔法战绩奈叶Betrayer》
菲特,薇薇鸥及昂与哈洛温家的人作为反叛者抵抗以黑暗掠夺篡位管理局的奈叶,疾风等人。薇薇鸥放弃高町家女儿身份,再次成为圣王。高町奈叶灵核带动器官衰竭。
拒谈人生不看负面评价。近来精神一直有问题,脾气不好。
以上

奈叶穿着她那一身白色的裙子,手里拖着厚重的挂着军徽的黑色披风,在周边长满杂草的铁路上来回慢慢踱步。

这儿的风显得太宁静了些,但这里运营着的铁路,想必是还能用的罢。

还有蓝得透彻的天空,炎热的温度——她正想着这里很像她的家乡——地球的时候,远方的天空上忽然响起了一声鲸悲痛鸣...

那个——什么——
incredible,到现在还有人喜欢我那篇幼宰的中太?
受宠若惊,我以为我的脑力是不够的了。还是在考虑是否以第一篇就此作为短篇结尾,至于发展嘛,我是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下去的。
即:总觉得似乎没啥子水平呀???还能玩么???
若是说最近有想法的文章,确实是在打算写一篇不知算什么东西太中太。
现在还有50fo真是对不起他们了——惭愧,愧疚。
考虑要写的是在原设定背景下的一个你死我亡总之不是什么梦幻美好大结局的东西。暂且先放一段试阅,要考虑的东西有很多,逻辑、人物,我要是做得到的话,要是有人肯赏脸看我这糟糕文笔的话——

这个季节的天气很冷,冷到都能让人起了鸡皮疙瘩却又不下雪。偏偏这时候一场...

中太 太中

中太.幼宰.昏迷②

老规矩,不接受谈人生。
我以为我这篇文章失败至极,能催到现在的姑娘们我敬你们一杯。
在下鸋鴃,请多指教

3.
         だざい晃着腿,一副饶有趣味的模样,两只手撑着软软的床,完全不顾身上的湿衣服弄脏了这屋子 主人的床,坐在上面,看着那个黑衣服的男人沉着气,在橱柜里翻找衣服。

         中原中也无法再说这孩童大小的小鬼什么话。事实上,他甚至懒得同这小子搭话。一个自称为太宰 治的小鬼?真是厉害,中原中也有一天也会做白日梦了吗?...

太中太.disability.短篇随笔

不接受谈人生,看得愉快。似乎有r16情节
在下鸋鴃 请多指教

        太宰治喜欢拿剪子剪下自己手指上的指甲,还有指腹上那一层长厚了的茧。

————

        他拿剪子的时候一定是指甲还未长长多少的时候,因为他讨厌那露出指肉的指甲划过粗糙的砂石地面,粉刷好的墙壁,半凝固起的药膏,还有中原中也的背。

        在中原的背上留下一条条长而粉嫩的划痕,其中也许还能渗出血...

太中.情书一则

想起来这篇陪写的玩意似乎有人认可过,也就当做作品甩出来玩玩。
老样子,拒绝谈人生
在下鸋鴃,看得愉快

启敬,
亲爱的先生,在猜清来书者时,或许你看到这封书信会感到疑惑,会感到更加不耐烦,正如从前那般欲将书信撕扯成碎片,然后干脆利落地丢进火里烧成黑色烧焦的小块碳灰。
你该好奇,我将从何处谈起你呢?这就像是手忙脚乱的臃肿着身体的女佣人被年迈有所威严的男主人给问到了什么错漏之处,实际上那些该缝缝补补的地方却也多得无比,这也就造就了窘迫。毕竟,我对于你的熟识可是有相当的自信,以至于将你那从鼻孔里一吸一呼的湿热气息都拿捏得精细到丝毫。
人的善意就好比犬类,终究是会报复的——如同你所知道那般,我对于犬类可是恐惧无...

太中太.Silent Night


兴致起来一时花了几个小时打完
多少的字就有多少ooc,自我厌恶
在下鸋鴃,看得愉快.
老惯例,不接受谈人生。



0.
中原中也不知从哪儿得来这么一片碟片。
正如他所拿到的那样,一块看上去似乎有些年份的碟子,被用着发黄的硬邦邦的厚纸张包起来,边缘粗糙,表面倒是完好无损。他掂量了一下,嗯,可以放进那留声机里转转看。
索性那留声机也是老得不成模样,尽管中原用他那带了手套的手拂了几下灰尘。
漫天飞舞的灰尘被他吹起来,在空气中旋转,漂浮,形成了一张薄薄的帘幕,透过这其中,他仿佛都能看见那恍惚的优雅祥和。
中原将那碟片擦了擦,小心翼翼地放置在了那黑色的轮圈之中,移上了那条读音机。
那的确是很安宁的一首曲子。
吱吱呀...

中太.幼宰. 昏迷

老规矩,不接受谈人生
在下鸋鴃,看得愉快

1.

         一个得力手下忽然离世,下葬那天,下起了细细的小雨。中原中也撑着黑色的伞,将帽子紧紧抓在手中,细雨随风飘着,沾湿了他的黑色大衣。
         形形色色的面孔有喜有悲,总不乏其中泥土与雨水混合的酸涩味。
        
      ...

因奈.Cross 下(车开完了 并不好吃)

上篇走这

心情简直激动死。开着满载玻璃渣的车飞出新世界,文风妥妥糟糕死。

难得在这里公开炖肉吃真是羞涩,面不改色听着0.ver在家里人面前用荧光屏大面板写着一整段的肉我也是很平静了。

虽然是肉……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能写成玻璃渣。

感谢小淇也能面不改色当面拿我的文草稿吃完后进行深刻建议,探讨人生理论怎能缺了她呢??? @淇君 

惯例依旧不喜误入,拒绝谈人生。

远离毒品,人人有责。
开车请小心。
你是否已达到18岁或以上?
如未请自觉出去。

以上。

脑浆一片浑浊,意识宛若流水一般成了一滩不再清晰的谜。

他抬起头,朦胧而仅存的理智成了界冢伊奈帆最后一根地狱里的蜘蛛丝。界...

© 鸋鴃 | Powered by LOFTER